散文随笔“起名字”

散文随笔“起名字”


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

作者简介:董进:教语文,当记者,坐机关,下乡镇。因工作常采新闻撰公文;闲暇之余也写些散文杂文,聊以自娱,亦偶见报端。

散文随笔“起名字”

起名字


计生政策放开,许多夫妇憋足劲生二胎。二胎曰二宝,但名字还得起的。于是在酝酿二宝的同时,就开始酝酿名字了。不光在家里琢磨,办公室也时有这话题,这倒勾起我27年前给女儿起名字的回忆……

那年三月桃花雪纷飞,女儿呱呱坠地,一家人欢天喜地。我妹妹兴奋地拿纸笔细细斟酌,写了不下于十个名字。其中全家最看好的是:雪儿。我也不置可否。是夜,在医院陪护,拿着本《读者》,翻目录,突然,一作者名字跃入眼帘:*然!心里一动,就这吧——董然! 然,大多作虚词,没什么实意,但组成“顺其自然”,很有些意思,孩子无拘无束自在成长最重要。小名就叫“然儿”吧,和虚词“然而”谐音。敲定下来,不免有些沾沾自喜。

然而,“然儿”长大后,也就上小学吧,开始不满其名。嫌俩字太少,硬要改名:董奕然。闹腾了好一阵子,连哄带拢,也就忘了。以为相安无事了,谁知到了中学,不知受啥影视影响,又开始旧话重提,这回要改名:董佳瑶。青春叛逆期,怕惹毛了她,须耐心做工作,晓之以理——佳瑶:谐音佳肴,意为好吃的肉,多难听啊。再说身份证都办好了,很难改名了。就这样,打破了她的“佳瑶梦”。

散文随笔“起名字”

虚字入名,虚胜于实,我觉得挺好。无独有偶,我同事大贾,给孩子起名字也用虚词,费了心思。贾姓,挺难起名字,这老兄一直勤奋努力,若干年终于做了校长,可依然是贾(假)校长。但他很有办法,巧避这弊端,给女儿起名:贾茹(假如),这虚词姓名,好听又充满遐想。于是,在假如能南京上大学并读研的期盼中圆梦,在假如能上海就业安居的期盼中又圆梦。相信,还有无数美好的假如在等着她……

相较于我们,上一代,一直往前,起名往住更多讲究,比如生辰八字金木水土之类的。我老师朱金才先生在其书中写到,家境困难,一贫如洗,母亲在荒庙中生的他。一善心地主给他起名“金才”,意思命中缺“金”,期望将来财运兴旺。朱老师,没因“金”而旺“财”,倒是“才”旺了,才气胜财气,终成业内有成就有名望的文化学者。

也有不讲究的,也可以说是另一种讲究,所谓贱名好养活。我们这一代,贱名特多,尤其乳名,比如狗子、猴子、六斤……二十多年前,我在学校工作,单位有四大名旦(蛋):钢蛋、铁蛋、马蛋、毛蛋。名字一个比一个贱,养活得都很好,如今不在一起了,但各自发展不错。其中钢蛋,现在依然与我同事,还是这样称呼他,觉得挺亲切,当然不是在办公室。

散文随笔“起名字”

我们底层百姓起贱名,达官显贵乃至皇族竟也有如此。春秋时,齐田氏儿子叫乞(乞丐),晋惠公的女儿叫妾(小妾),魏晋公底下有个大臣儿子叫司空狗。辽代皇族中,还有皇子起名叫驴粪的……贱不可再贱了。可见,贱名由来已久,影响至深。

与贱名的随意自轻自贱相反,个别名字在别致个性上下足功夫,或读音难辨,或字意孤傲,或名字生僻。我上师范实习时,辅导老师曾开玩笑地传授班级点名经验。说有一个学生名字特逗,叫乐乐乐,这名同字多音,再排列组合,读音得好几个,咋办?老师毕竟是老师,有办法。他把全班所有人的名字点了一遍,唯独漏了这“乐乐乐”。这乐乐乐自然沉不住气,站起来:老师没点我名呢?!你叫啥?乐(yue)乐(yao)乐(le)! 好,乐(yue)乐(yao)乐(le)同学,请坐!——哈,这招绝了!

散文随笔“起名字”

这办法我终于没用到,但是每带新班级,点名前必须做足功课,从不敢马虎。比如有同学叫做*虓的,得先查字典,弄清念xiao,以免读错,让学生耻笑去了。低年级的孩子如同一张白纸,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,一个名字读错,会让老师形象在他们心中大打折扣的!

话说回来,贱名也好,贵名也好,其实就是个称呼,是个人名,不是名人,肯定决定不了人生命运,命运是靠奋斗改变的。因此,起名无需太刻意,顺其自然最好——这么想来,我女儿的名字董然,就挺好——哈!孩子总是自己的好,连名字也是!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6399头条信息发布平台,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